華嚴壇

「華嚴壇」佛事內容:在兩位長老比丘的帶領下,以靜閱的方式,恭閱唐代實叉難陀譯的八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

《華嚴經》描述的是佛、菩薩所證的圓融無礙境界,頓時朗現無有前後,呈現不可思議的廣大圓滿。

古德說「不讀《華嚴經》,不知佛家的富貴」所以讀誦《華嚴經》,往往可以開大智慧,得大靈異。

經中有言:「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參加華嚴法會,至誠懇切地祈求華嚴佛的加被護念之外,

人生雜誌 No.293

廣慈長老

梵唄教學不倦

以梵唄見長的廣慈長老,指導過法鼓山、佛光山等無數道場的僧眾,可謂桃李滿天下。舉凡梁皇寶懺、淨土懺、焰口、水陸法會等唱腔及儀軌莫不熟悉,以八十多歲的高齡,唱誦起來仍游刃有餘、中氣十足,直教年輕法師們佩服不已!

廣慈長老曾在焦山定慧寺佛學院讀書,長老的梵唄就是在此打下基礎。〈普門品〉中有以「梵音海潮音」來形容讚偈是用像海潮一樣起落的音聲來唱,這就是出自焦山定慧寺,也叫焦山海潮音。焦山在江蘇省長江的中央,因為地理關係,水流波動得很厲害,過去的祖師隨著浪潮的高低運腔,自然而然發明了海潮音。

海潮音是清淨音,定慧寺也是禪宗道場,所以焦山海潮音也比較適合寺廟修行用,可以用來止息亂心、集中精神,達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的程度。

不只梵唄基礎扎實,長老對文化事業推廣也不遺餘力。1949年廣慈長老隨著孫立人將軍的軍隊來台。儘管才剛踏入社會不久,但長老能說、能寫,是充滿活力與悲願的青年法將,曾受東初老人之託編輯《人生》月刊,也參與《今日佛教》的籌辦與編輯。

「我沒有什麼事業,從年輕到老,這一生都在給人抬轎子。」自謙一生無功德事蹟的長老,對目前國內從事梵唄教授非常熱心。法鼓山水陸法會召集人果慨法師就以「三番兩次」來形容長老的熱誠,總是不辭辛勞上法鼓山推廣水陸法會。長老認為水陸法會是集合漢傳佛教的佛事之最,而以法鼓山今日在佛教界弘化的成就,舉辦水陸法會是責無旁貸的盛事。

長老對水陸法會的梵唄、儀軌的態度與教授,非常嚴謹。他認為想要學會,除了勤加練習、唱出誠心來別無他法。此外沒有經過長老的允許,也不可對外傳授,主要是水陸法會的儀軌複雜,長老認為在學習者本身都未臻熟悉的情況下而教授他人,將會產生「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的問題,從此也看得出長老一片用心與苦心。 (張錦德整理)

<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