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特色

上堂十席、下堂十席:以水陸畫代表各席眾生,恭迎上下堂的四聖六凡蒞臨壇場。上堂十席接受供養並加被群靈;下堂有情則可仰仗三寶加持得濟拔。 (江思賢攝)

總壇:統攝水陸法會整體的樞紐,依《大悲心水陸儀軌會本》行禮如儀,禮《慈悲三昧水懺》、恭誦《地藏菩薩本願經》與《梵網經.心地品》。 (李東陽攝)

楞嚴壇:主要恭誦《楞嚴經》,每日並持誦〈楞嚴咒〉、《心經》各一遍,並修行觀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的「入流亡所」禪觀。

焰口壇:本著佛教慈悲胸懷,對鬼道眾生施食、普度。法會最後一晚舉辦五大士焰口,向東、西、南、北、下各方眾生施放,使蒞臨的眾生都能飽滿,並能解怨釋結。 (李東陽攝)

祈願壇:此壇由聖嚴法師親自命名,恭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禮《大悲懺》、持〈大悲咒〉,以此仰仗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加持,而消災免難。 (江思賢攝)

大壇:是外壇中規模最大的一壇,主要禮拜《梁皇寶懺》,為六道輪迴亡靈祈福,是歷史悠久的漢傳佛教傳統,超度功能廣大無邊。 (李東陽攝)

禪壇:為今年新設的壇場,除了靜坐、戶外禪觀、法師開示外,禪壇以禪修為主,法會期間僅以單一法器木魚領眾恭誦《六祖壇經》及《金剛經》各一部,充分顯示漢傳禪佛教解行並重、定慧不二的特色。

藥師壇:藥師壇每日恭誦《藥師經》二部,並持誦〈藥師咒〉以及藥師如來聖號。除了至誠懇切地祈求藥師佛的加被護念之外,更效法藥師佛的大悲願行,讓眾生離病苦得安樂。

法華壇:此壇原在法華鐘樓舉行,今年移往第二大樓活動大廳,佛堂以雙佛並坐為主,恭誦《妙法蓮華經》,以種種方便善巧引導一切根機的眾生迴小向大,進入最高佛法的大海,收歸於一佛乘。 (李東陽攝)

華嚴壇:華嚴壇在兩位長老法師的帶領下,靜閱八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經》描述的是佛、菩薩所證的圓融無礙境界,頓時朗現無有前後,呈現不可思議的廣大圓滿。

淨土壇:恭誦淨土三經《佛說無量壽經》、《佛說阿彌陀經》、《觀無量壽經》,透過拜願、持誦阿彌陀佛聖號,念佛生淨土、一念一清淨,祈求累劫怨親債主能往生西方極樂淨土。

地藏壇:每日恭誦一部《地藏經》,並禮拜一部《地藏懺》,闡明地藏菩薩救度眾生的大悲願力和孝道精神。可將修行功德迴向給累劫父母,平安吉祥,離苦得樂。 (李東陽攝)

師願傳承 革新水陸

張錦德

從大悲心水陸法會送聖當天近萬人的盛況, 透過蘊含祝福、莊嚴的陣陣佛號中,凝聚來自全球各地的善心願力, 可以了解現今社會大眾,已然能夠認同法鼓山致力為傳統法會, 賦予新時代新氣象的做法。

「一師一門,發揚法鼓宗風;同心同願,共創人間淨土。」去年(2009年)12月4日,在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的「送聖」儀式上,方丈和尚果東法師引導每一位僧俗四眾,共同發起謙下尊上、自利利他的大願,提起成就佛道的精進心。會場另一頭,在「祥雲西來」的墨寶下,則矗立了一張創辦人聖嚴法師生前所坐的法座,象徵著法會是傳承法師的精神,是復興、弘揚漢傳禪佛教,推動「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圓滿佛事。

這不但是聖嚴法師捨報之後的第一場水陸法會,邁入第三年的法會,對法鼓山而言,已經進入了關鍵時刻。做為二十一世紀現代的法會,法鼓山的創新並非一蹴可及,而是一步一腳印,陸續改革調整。2007年第一屆的水陸法會是朝「不燒」的環保方向;第二年則針對總壇佛事的作息時間,作適當的調整;到了去年,則進一步針對水陸儀軌,將水陸儀文初步修訂完成,並進行勘印。

水陸儀軌的修訂是依照聖嚴法師的構想,早在2008年,法師提出五點修訂的方向:

  • 1.必須以漢文化為基礎。
  • 2.注重科技,但不能喪失宗教信仰的層面。
  • 3.注重環保,從心靈環保導入禮儀環保。
  • 4.儒家思想可修正,但需詳加斟酌。
  • 5.須取得台灣、大陸各界認同。

正本溯源 具足教育關懷

為此,法鼓山組成水陸法會儀軌修訂小組,由法鼓佛教學院校長惠敏法師擔任總監,副教授陳英善指導天台及華嚴的教觀,並由僧團中具備教理背景或古文編撰能力的僧眾來執筆。而儀軌的修正主要是針對儀文中許多不合時宜,或者是與佛法相違背的科儀,具有道教、民間信仰的思想習俗,加以調整與刪除,讓水陸法會正本溯源,有別於一般寺院的廟會形式,是具足教育、關懷的功能。

在修訂的過程中,小組成員幾乎可以說是必須逐字逐句去校對、勘定。一旦發現有違佛陀本懷的儀文,就進行調整,甚至是大刀闊斧的刪除。「刪與不刪?怎麼刪?往往得讓水陸小組腦力激盪、集思廣益一番。」惠敏法師以「發符」為例,指出法鼓山強調不燒的環保主張,使儀軌捨去了「紙馬金錢」,因此會本中相關儀文也必須跟著修正。然而水陸小組這一刪,往往也使得原本押韻、對仗的詞句,前後文不順暢,造成主法法師念誦時的困難。
於是修訂小組比較不同版本,以目前最通行的「蓮池大師版」為主,同時請教了中研院教授李豐楙、咒語專家林光明等相關學者,以及佛教學院、中華佛研所師生共同研討,並藉由實際的演練,務求儀軌的修正可以圓滿而周延。

儀軌修訂小組召集人果慨法師指出,這是水陸法會流傳華人社會一千五百多年來的第三次修改,從民間習俗釐清,法義探索,到儀文修改,乃至壇場規畫布置,水陸法會在教界、學術界、藝術界、科技界的協助之下,跳脫傳統佛教法會的面貌。誠如聖嚴法師在新修訂的《大悲心水陸儀軌》序中所說:「這次的修訂是件大工程,也是大功德,這可以說是所有投入水陸儀軌第三次大規模修正改進的僧俗四眾之共同成就與貢獻。這項功德將與法鼓山革新之水陸法會一同流傳。」

與時俱進 寫下歷史新頁

此次的修正也簡化許多太過繁瑣的儀軌,使法會更適合現代人的修行。例如總壇佛事中的「請下堂」,整個儀軌需要五、六個小時,已不是現代人的體力可以承擔的,為切合生活作息,也為了法會莊嚴,水陸小組把太冗長的經文,重新詮釋。「儀式太複雜,就不是佛陀創教的本懷,修行其實很簡單,太複雜反而會忘了佛法的義理。」果慨法師說明。

此外,小組成員常智法師指出,在「請下堂」過程中,必須召請很多橫死的孤魂,但在傳統的儀文所蒐羅的大多是過去才會發生的疾病、意外,顯然不符合現代社會的狀況,於是在儀文中增加了現代的流行疾病,例如癌症、流感等。「這看起來只是名詞的轉換,但透過法會共修,我們非常相信法會施食、慈悲救度的力量。」常智法師表示。

自2007年法鼓山推出數位牌位以來,「變與不變」一直就在教界產生廣大回響。對此,致力於推廣數位牌位,同時也是凌陽科技董事的施炳煌在去年11月法鼓山所舉辦的「2009法鼓山水陸法會論壇」上,希望大眾重視改革的趨勢,他說:「不說水陸法會已流傳一千多年,光是這一百年來,人類已從農業社會蛻變成工、商業到現代的資訊業,那擁有教育功能的法會,不該隨著人類的生活方式而轉變嗎?」他憂心忡忡地表示,如果水陸法會不能適應當代文化,下一代還會有人想來參加法會嗎?

他進一步以其致力推廣的數位牌位為例,強調這不是標新立異,而是自然而然的演變,是一種新的學習;「現代已是數位化時代,除了數位牌位,也很難再找更適合的媒介來取代傳統牌位。」他說。

儀式終究要回歸內心

這一點,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組織管理學系所教授張家麟就非常認同。他認為數位牌位不但達到環保效益,也不失信仰者對佛陀的禮敬,與對祖先超拔的宗教心靈需求。他說:「法會沒有實體的牌位,法師與參與的信眾必須具備信仰的虔誠力量,才能達到法會的超度功用,這無疑也是心靈環保的呈現方式。」

其實從水陸法會的功能來看,不論是懺悔,或者是布施,都是從心出發,為何還需要有這麼多儀式?李豐楙在論壇上提供了詳細的解答:「任何的儀式都是一種象徵,畢竟宗教是面對所有大眾,大眾之中有善根、也有鈍根,而儀式的演繹可以幫助人更容易達到反省、懺悔的功能。」

由此可知,不論是數位牌位,還是修正儀軌,或者是去年另一項創舉「線上共修」的推動,都只是幫助修行的方便方門,更重要的是能否一心專注,當下精進用功。而從送聖當天的盛況,近萬人透過蘊含祝福、歡喜的陣陣佛號中,凝聚來自全球各地的善心願力,共同圓滿成就法會,可以了解現今社會大眾,已然能夠認同法鼓山致力為傳統法會,開啟新時代新風貌的作法。

誠如聖嚴法師在1960年,〈論經懺佛事及其利弊〉一文中所指出的「理想的佛事,絕不是買賣,應該是修持方法的實踐指導與請求指導,因為僧眾的責任,是在積極的化導,不是消極的以經懺謀生。但願我們的時代,是中國佛教史上的一個轉捩點,是一個新紀元的開始。」法鼓山的水陸法會不但賦予傳統佛事新的氣象,更是完成聖嚴法師在1960年所發的大願。

儘管歷經了三年的革新,修正工作未來還要繼續下去,果慨法師表示:「法會儀軌要隨時因應時代,持續修正下去,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未來將針對會本補充修訂並增加註釋,讓現代人了解水陸法會的內容,方便與會者更加體會法會的殊勝;而儀軌的修正與勘印,將具有漢傳佛教義理、法鼓山理念的水陸法會推廣出去,為今日的漢傳佛教宣揚正信與正行,為後世的佛教留下歷史的紀錄。

萬行壇好修行

去年大悲心水陸法會的另一項創舉,就是在十壇佛事之外,還特地為義工們設立了「萬行壇」。「萬行壇」在哪裡?事實上,萬行壇沒有具體的壇場,也沒具體的課表,而是一堂隨時提醒義工當下修行的功課。隨著義工身影到哪裡,萬行壇就在哪裡。

聖嚴法師稱法鼓山義工為「萬行菩薩」,萬行不是萬能的意思,而是秉持「急需要做、正要人做的事,我來吧!」的精神,發心種福田,所以「萬行」也是「菩薩行」。為了讓義工在護持水陸法會的過程中,也能把握當下即時修行,因此有了「萬行壇」的概念。

在水陸法會啟建前一個月,果慨法師就鼓勵義工,每天要誦持三遍《寶鬘論》及〈大悲咒〉,或是「觀世音菩薩」聖號做為前行功課;而在法會期間,所有的義工在執行勤務時,都能隨時用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慈悲等六波羅蜜,提醒自己當下就是修行;並以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等四攝法,與大眾結善緣。

如今,水陸法會圓滿,萬行壇仍要繼續,只要去寺院擔任義工,就像參與法會一樣,當下即是修行。(張錦德)

<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