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特色

上堂十席、下堂十席:以水陸畫代表各席眾生,恭迎上下堂的四聖六凡蒞臨壇場。上堂十席接受供養並加被群靈;下堂有情則可仰仗三寶加持得濟拔。 (江思賢攝)

總壇:統攝水陸法會整體的樞紐,依《大悲心水陸儀軌會本》行禮如儀,禮《慈悲三昧水懺》、恭誦《地藏菩薩本願經》與《梵網經.心地品》。 (李東陽攝)

楞嚴壇:主要恭誦《楞嚴經》,每日並持誦〈楞嚴咒〉、《心經》各一遍,並修行觀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的「入流亡所」禪觀。

焰口壇:本著佛教慈悲胸懷,對鬼道眾生施食、普度。法會最後一晚舉辦五大士焰口,向東、西、南、北、下各方眾生施放,使蒞臨的眾生都能飽滿,並能解怨釋結。 (李東陽攝)

祈願壇:此壇由聖嚴法師親自命名,恭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禮《大悲懺》、持〈大悲咒〉,以此仰仗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加持,而消災免難。 (江思賢攝)

大壇:是外壇中規模最大的一壇,主要禮拜《梁皇寶懺》,為六道輪迴亡靈祈福,是歷史悠久的漢傳佛教傳統,超度功能廣大無邊。 (李東陽攝)

禪壇:為今年新設的壇場,除了靜坐、戶外禪觀、法師開示外,禪壇以禪修為主,法會期間僅以單一法器木魚領眾恭誦《六祖壇經》及《金剛經》各一部,充分顯示漢傳禪佛教解行並重、定慧不二的特色。

藥師壇:藥師壇每日恭誦《藥師經》二部,並持誦〈藥師咒〉以及藥師如來聖號。除了至誠懇切地祈求藥師佛的加被護念之外,更效法藥師佛的大悲願行,讓眾生離病苦得安樂。

法華壇:此壇原在法華鐘樓舉行,今年移往第二大樓活動大廳,佛堂以雙佛並坐為主,恭誦《妙法蓮華經》,以種種方便善巧引導一切根機的眾生迴小向大,進入最高佛法的大海,收歸於一佛乘。 (李東陽攝)

華嚴壇:華嚴壇在兩位長老法師的帶領下,靜閱八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經》描述的是佛、菩薩所證的圓融無礙境界,頓時朗現無有前後,呈現不可思議的廣大圓滿。

淨土壇:恭誦淨土三經《佛說無量壽經》、《佛說阿彌陀經》、《觀無量壽經》,透過拜願、持誦阿彌陀佛聖號,念佛生淨土、一念一清淨,祈求累劫怨親債主能往生西方極樂淨土。

地藏壇:每日恭誦一部《地藏經》,並禮拜一部《地藏懺》,闡明地藏菩薩救度眾生的大悲願力和孝道精神。可將修行功德迴向給累劫父母,平安吉祥,離苦得樂。 (李東陽攝)

漢傳佛教的里程碑

聖嚴法師

編按: 2009年底的大悲心水陸法會,雖然少了聖嚴法師親臨關懷的身影,但2009年元月,法師在病中為新修訂的水陸儀軌序言定稿,期盼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法鼓山舉辦大悲心水陸法會的作法,具有革新的意義,也是對社會大眾重新的教育。

水陸法會,純粹是漢傳佛教的一種修持法,而且是漢傳佛教諸多修持法門之中最大的一項。一般講修持,我們知道有禪觀、禪定,這是其中一大流;其次有經懺誦念的儀軌行持,如最早有隋代的天台智者大師編成《法華三昧懺儀》,陸續則有唐代華嚴宗的宗密禪師彙編《圓覺經道場修證儀》,唐代的悟達國師依據宗密禪師的《圓覺經道場修證儀》編寫《慈悲三昧水懺》;宋代天台的四明知禮大師編寫《大悲懺》,宋代慈雲遵式大師制定《願生淨土懺願儀》及《淨土懺法儀規》等儀軌;元代開始,蒙古人的經咒佛事大行,明代則有中峰明本禪師完成淨土法門的《三時繫念》,一直到明末,蓮池大師修訂燄口集成《水陸道場儀軌》,從此普行於世的漢傳佛教,便是經懺了。

水陸法會 救度功德殊勝

在所有的經懺誦念儀軌行持中,以水陸法會最是殊勝,原因是一般的法會,只誦某一部經,只拜某一部懺,而水陸大法會則廣設十壇,每一壇就是一堂佛事,人數可多可少。水陸有「眾姓水陸」和「獨姓水陸」兩種。在水陸法會的內壇,供奉有二十八諸天,甚至十殿閻王,就是類似中國民間的供天神和供鬼神,在水陸之中,這些全是菩薩。至於拜水陸的功德屬於誰呢?屬於所有參與的人共同所得。我們在水陸法會所有迎請、供養、禮拜的對象,他們全都會蒞臨法會現場,而各自以他們相應的因緣與根器,到各個壇場聽經聞法。因此一場水陸法會下來,所供養、所救度的眾生,範圍相當廣泛,因此說有殊勝的大功德。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法鼓山舉辦大悲心水陸法會的作法,具有革新的意義,也是對我們僧俗四眾一種重新的教育。我們的革新之舉,就是把原來懺儀之中,凡是源於中國民間信仰的部分,或是採擷道家、道教的俗儀之處,皆一一捨去。至於原來的懺儀有沒有根據呢?是有根據,譬如受戒,就是一種儀軌,是根據戒律的宗旨和基本原則,編成了中國的經懺佛事。經懺佛事不是不好,只可惜後來的演變,使水陸淪為一種營利的項目,而非專心辦道的修持方法。其實各種懺法在古代都是修持法門,然而在滲入漢地的民間信仰以及道家、道教的內容之後,水陸法會儼然成為中國歷代所有民俗儀軌的大熔爐。

修正方向 符合環保理念

水陸法會的修訂儀軌,完成於明末的蓮池大師,但是到了現代社會,我們的民風、環境背景以及知識的發展,與當時的環境已不可同日而語。如果我們還保留著傳統水陸中一些不合時宜的作法,譬如燒紙馬、燒紙人、燒紙衣、燒種種的牌位,這在現代來講是非常不符合環保的;況且追溯這些內容,皆非源自印度的原始佛法,而是歷代佛教中人,為了接引民間信仰的人士能夠接受正信的佛法,為此向民間信仰模仿學習才有的添加之物。
因此,法鼓山辦大悲心水陸法會的革新,就是針對這些民間信仰的成分,以及不符合環保理念的做法,全皆去除;去除以後,一般信眾的反應都很能夠接受。這是水陸儀軌第三次大規模的修正改進。因此,我也希望今後的水陸法會,不僅僅是法鼓山這麼做,其他道場也能夠一起嘗試改變。

修訂儀軌 四眾共同成就

在此,我要感謝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的所有促成者。 辦水陸法會最早是我的構想,後來由法鼓山僧團弘化院監院果慨比丘尼熱心促成,她自己去摸索,也請人來教導。我們請到廣慈老法師來教導,他除了全力配合,也了解到我們希望改革的一種決心。同時在辦水陸之前,我們做了宣傳,也辦了學術會議,通過這些過程,已有二屆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的圓滿。

《大悲心水陸儀軌》的修訂也是我的構想,我們組成一個《大悲心水陸儀軌》修訂小組,由法鼓佛教學院校長惠敏法師擔任總監,陳英善副教授指導天台及華嚴的教觀,由僧團執筆。這次的修訂是件大工程,也是大功德,這可以說是所有投入水陸儀軌第三次大規模修正改進的僧俗四眾之共同成就與貢獻。這項功德將與法鼓山革新之水陸法會一同流傳。 最後,期這次大規模修訂改進的《大悲心水陸儀軌》,能為今日的漢傳佛教宣揚正信與正行,為後世的佛教留下歷史的紀錄。(摘錄自《大悲心水陸儀軌》序,2009年1月11日聖嚴法師定稿於台大醫院)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