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特色

聖嚴師父指示法鼓山舉辦水陸法會,需具開創性、前瞻性,且是一場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法會

法鼓山首度啟建的「大悲心水陸法會」即將流轉千百年的水陸傳統信仰精神,開創嶄新的時代面貌

呈現具當代人文氣息、現代藝術、數位科技的法會空間

並秉著聖嚴師父叮嚀:以「承先啟後」,盼能結合時代的腳步,回歸漢傳佛教的精神意涵之原則

法鼓山決定修改儀讓不是佛法、非環保的內容更淡化

除了向教界廣慈長老請教

同時舉辦了一場水陸的學術研討會,聽取學者專家的看法

法鼓山僧團成立專案小組,多管齊下完成了水陸儀軌的修訂

藉助現代光影科技投身「消災」、「超薦」牌位取代傳統焚燒紙製牌位的作法,更合乎現代環保的要求

比起傳統法會浪費資源、燒化造成空氣污染的缺點,更能將佛教的慈悲精神展現出來

故宮博物院和台北藝術大學師生們的傾力支持,以多元媒材的空間佈置

法會十壇皆重現千百年前的佛教國寶經變圖

聖嚴師父在送聖儀式後開示:法鼓山首次舉辦的水陸法會,我們的作法具有革新的意義,是對僧俗四眾的重新教育,也是我們注重環保的展現

近八萬人次參與了這場法鼓山十八年來,首次舉辦規模最大的法會

讓一切根器的眾生都能得度,這是法鼓山辦水陸法會的緣由和目的

以這樣的一大法會佛事,來廣度眾生,利益一切眾生

人生雜誌 No.293

人人都是正角

集諸多殊勝功德
張錦德

水陸法會是十法界共同參與的盛會, 這場盛會中,受邀的法界四聖六凡是觀眾, 法會的正角不只舉法的僧眾, 前來與會的在家信眾也是法會的成員。

在水陸法會這場佛教的盛會中,受邀的法界四聖六凡視為觀眾,那麼法會的正角應該非舉法的僧眾莫屬了。特別是這場已經跨越一千五百多年的水陸法會,是漢傳佛教所有佛事的大成,儀軌流程異常複雜,每一位參與者都是要角。

「水陸法會一定要由出家僧眾來打理一切,一般在家信眾則屬外務性質,如果也登台行使儀軌,那絕對違反經教。」長年深入研究水陸法會的洪錦淳,在法鼓佛教研修學院舉辦的「佛學研究與佛教修行學術研討會」上大聲呼籲水陸法會的神聖特色,即使是出家眾,未經特別訓練,也無法入堂主持法事。

水陸法會的分工

水陸法會的外壇各壇的執法法師,依壇位大小有二到二十四人不等。最重要的內壇則主要有三位法師主持法事,另有輔祭及演奏法器的香燈師四到十二人不等。舉法的法師主要的工作是讚偈、真言的唱誦、法器的持奏、手印的結持及觀想。

主法法師一人:是法會的精神指標,在請、供時要負責依文作觀想。此外主法法師要與正、副表法師輪流唱念,也負責擊奏大磬指示經文或梵唄的結尾或提醒段落的更換。

正表法師一人:負責整場內壇佛事,舉凡法會進行所有的儀文、疏表、符表的唱念。他是法會中真正的音樂主導人物,因為所有唱念都是正表舉腔,也以正表為主。

文、疏表、符表的唱念,遇有應答接唱情形,往往由他輔助正表法師,搭檔唱誦。

主法、正表及副表稱為三師,可以說是整個法會的靈魂人物,彼此互相照應,合作無間。以「請下堂」來說,一開始先由正表法師唱誦:「日月星宮,四王所統。天將天官,天童天女??」此時主法法師就要觀想:「天將天官,天童天女,眷屬圍繞,從空而來。」隨後再由副表法師唱誦:「天仙法仙,地仙水仙,人仙鬼仙,仙師仙徒,仙童仙女??」主法法師馬上就要觀想眾仙一一下凡。

現代台灣主持水陸法會,多由出身江浙地區寺院的大陸籍法師或其弟子主持,其中又以戒德長老被佛教界公認最具代表性。現年百歲的戒德長老,至今還在打水陸,一堂焰口雖然長達六個小時,但長老唱誦聲響依舊高亢

梵唄生道心

過去想要學習梵唄是毫無教學指南或文獻可供參考,必須到專業的經懺師門下拜師學藝,透過經懺師口口相傳,加上長期的觀察及臨場見習,才能成為專業的經懺師。長年為法鼓山指導焰口、梵唄的廣慈長老,過去在《人生》雜誌上就曾表示,今日教授梵唄已不用口口相傳,可是想要畫龍點睛,一定要有專家從旁指點,有許多運氣、轉彎的技巧,是外行人無法領悟的。

《華嚴經》云:「演出清淨微妙梵音,宣暢最上無上正法,聞者歡喜得淨妙道。」 著有《一路念佛到中土──梵唄史談》的賴信川強調:「法師唱出歡喜,一來可以超薦鬼道眾生,使其往生西方極樂產生歡喜心;二來梵唄有收攝作用,可以幫助信眾安定身心,讓人在安定中進行懺悔。」普度救濟固然重要,帶領信眾進行懺悔,從懺悔過程中得到諸佛菩薩的教誨,也是舉辦法會另一重要目的。

除了具備唱誦能力,在水陸法會裡,舉法的法師的道德修養與修行功夫,攸關法會的成功與否。另外明朝的蓮池大師更認為非得道的法師,如果隨便舉辦水陸法會反而會招致惡報。種種傳說讓水陸法會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也讓一般人普遍對舉法的法師有法力無邊的遐想。

對此,法鼓山的常住法師,也是法鼓山水陸法會籌備小組召集人果慨法師受訪時表示:「法師是俗界與冥界溝通的媒介,在古代只有著名的禪師才能進行,因為內壇有很多的儀軌必須靠觀想才能進行。」法師解釋這不一定與法師的戒臘有關,儀軌中能不能觀想才是重點,所以舉法的法師禪修功夫要夠。

祖師規約為依歸

綜觀水陸的發展史,舉法法師不乏禪宗法師,例如福州水陸院洪儼禪師、水陸瑞雲禪師、水陸野庵和尚。而近代修水陸法會的一代禪師,則首推虛雲老和尚。這除了因為元明以來,禪宗已成為中國佛教界的主流,另一方面,由於水陸法會有普度施食的目的,但因為供品有限,而眾生無量,必須透過觀想、密教手印,才能滿足眾生的需求。而藉由觀想,也可以帶領六道眾生打開煩惱的心結,得到佛法的法味,進而離苦得樂,往生西方。

因此法會中,法師能否恭敬誠敬,專心觀想就顯得格外重要。在《百丈清規證義記》裡就規定「主法人不得散心妄想,宜一一依文精誠作觀。」而不只有百丈清規,賴信川指出歷代祖師大德對於水陸法會都有制定規約,希望能夠對舉法的法師來做確切的指導,讓法會能圓滿無礙。

過去蓮池大師與虛雲老和尚都有制定規約,其中虛雲老和尚的〈水陸法會念誦執事規約〉更明定罰則,以確保法會品質,可以在肅穆有序的氛圍中進行。在〈水陸法會念誦執事規約〉裡,就明白規定:

表白人—不急遽簡略。宜一一依文。次第念誦。其鐘鼓等亦宜莊雅。不宜繁碎。
內外香燈行人—俱要誠潔。小心火燭。以及各壇堂中。尤宜加倍慎重。
施食—要一一依文。精誠結印。誦咒作觀。三業相應。不得含糊彈舌。急促了事。白文亦然??

從祖師規約可以發現不只針對主法法師,對於參與法會的表白、誦經、行香等人的佛事,在唱、念、觀、持上,都有詳細規定,務必增強法師對儀軌的熟悉度,使身口不亂,身之威儀、手印,口之持咒、表白能如理如法。「舉法法師對於規約的一一奉行,將能進一步提昇專業的形象與素養,以達成法會的專業成效,則法會功德,自不待言。」洪錦淳在座談會上如此表示。

不期度人而自度

除了加強儀軌的熟稔度,祖師規約更重要的目的是讓執法法師的態度能夠誠敬戒慎。當外在的形體能夠自我收攝,使身口合乎經懺禮儀,提起正念。同樣的當內心端正恭誠,外表自然整齊肅穆,屆時不必一一要求儀表細節如何,自然合乎規矩。如此一來,法師身心收攝,專心瞻望所禮之諸佛菩薩像,口舌清楚誦念佛菩薩名號、經、咒等,意念深切感受諸佛菩薩慈悲、威德。當法師在心念上與儀文密意、諸佛菩薩契合無間,就能達到蓮池大師所說:「精誠結印,誦咒,作觀,三業相應。」

雖然祖師規約是針對舉法的僧眾而定,但水陸法會可是十法界共同參與的盛會;如果說這場盛會是一齣戲,受邀的法界四聖六凡是觀眾,而法會的正角並不只舉法的僧眾,前來與會的在家信眾也是法會的成員。法會會場是人手皆有法本,信眾可隨著法師誦念儀文。另外,水陸法會的壇場布置,周遭掛滿了水陸畫,這除了有莊嚴壇場的用意,同時也有帶領信眾藉著畫面,達到觀想、普濟的目的。

所以信眾的觀念與態度,同樣關係著法會的成敗。與會的信眾能夠在行法時,如祖師規約中所指導的:「念誦時一心稱念,字字分明」,使一切行法可以「三業志誠,口誦,心唯」,如此在眾人的共修下所凝聚的共識,將能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發出驚天地泣鬼神般不可思議的力量。

另一方面佛教是強調「人人本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在水陸法會裡,在家信眾恪尊祖師所教,一意專念,恭敬謹慎從事於所行之法,也將能為自己的修行加分,達到身口意三業清淨。誠如虛雲老和尚對法會的期許:「不期度人而自度人,不期利益而自利益。」這也才是參加水陸法會的重要課題與精神。

< 1 2 3 4 5 6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