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聖

「送聖」:水陸普度勝會圓滿,大眾一心念佛,奉送「上堂」四聖齊登雲路,「下堂」六凡咸生淨土。

四聖指的是:佛、菩薩、緣覺、聲聞,已證解脫聖果,永離生死,不復往返六道,是出世間的四種聖人。

六凡指的是:一切眾生,沉淪三界之內,由其所造作之罪業不同,因而輪迴六道當中。

六道有善惡之別,天、人、阿修羅屬於三善道;畜生、餓鬼、地獄屬於三惡道,亦稱三塗,即血塗、刀塗、火塗。

對於「上堂」十席的聖賢,我們要恭送他們登上雲路乘空而去

對於「下堂」六道的凡夫,則祝禱他們承佛威光,並仰仗大眾所修的經懺功德往生西方

「送聖」的行法次序有:移駕、灑淨、奉送及謝師

隊伍從總壇出位至法會現場,手持十供養莊嚴物的功德主依序為:旛、燈、香、花、果、塗、茶、珠、寶、衣

在送聖儀式場上,藉助現代光影數位科技,將信眾所寫的消災、超薦等牌位投影到壇場屏幕上,

在萬人齊誦佛號聲中,牌位冉冉昇起逐步化為朵朵紅蓮,而後消逝皈向西方極樂世界淨土

法會現場所營造的氛圍非常寧靜,不同過往因送聖燒化所帶來的喧囂與炙熱。

此舉取代數百年來法會必然要引燃大量牌位及紙製品、木造物等慣例;在全球面臨嚴峻的暖化浩劫前,這項珍惜資源、衛護環境的做法,讓首次舉辦水陸法會的法鼓山,倍受各界高度的肯定與好評。

人生雜誌 No.293

大家來打水陸 利益三世眾生的水陸法會

張錦德

水陸法會作為一普度法門, 其教化對象涵蓋法界一切眾生, 但人也是六凡的一環, 在法會中本該學習超脫世俗, 離絕塵勞的自我修行。 水陸法會是今日漢傳佛教最盛大隆重的法會。其目的在於普施十方法界四聖六凡。印光大師在《水陸儀軌》中明確開示:「水陸之利益非言所宣….當人業消智朗,障盡福崇,先亡咸生淨土,所求無不遂意,並令歷劫怨親,法界含識,同沐三寶恩光,共結菩提緣種。」指出水陸法會具備滿足世人一切祝願的功能,具有殊勝的大功德。那是因為一般法會只誦某一部經,只拜某一部懺,水陸則廣設十壇,每一壇就是一堂佛事,並以無遮施食為基礎,所供養、救度的眾生,範圍相當廣泛,集「消災、普度、上供、下施」諸多殊勝功德於一。

集諸多殊勝功德

水陸法會有三大特點:一是時間長,多則四十九天,少則七天,最少也得三天。二是規模大,參加的僧人可多達千人,一般需要三兩百人,起碼不得少於七八十人。三是法事全,凡佛教各種常見法事無不包括在內,還要懸掛多則兩百餘幅,少則一百二十幅水陸畫。因此自有水陸以來,法會就是由朝廷發起啟建,是宮中貴族為親人超度儀式。

尤其宋代以後,因為內憂外患,兵燹頻繁,人民受苦難深重,於是水陸法會成為戰爭後朝野舉行的一種大型超度法會。元朝奉朝廷聖旨設水陸的高僧不少,而根據《佛祖統紀》卷四十八記載,元朝就有四位皇帝,武宗、仁宗、泰定皇帝啟建水陸。

正所謂風行草偃,宋元以後水陸法會迅速普及全國,受到民眾偏愛,如果是共同發起,集資修設,稱為「眾姓水陸」;如果財力雄厚,發大心獨資營辦,稱為「獨姓水陸」。然而宋朝正是佛教庶民化時期,也是儒、道、釋三較競爭時期,為了弘揚佛法,為了權宜之計,水陸在發展過程中漸漸納入了道教、民間信仰的思想與習俗,也衍生了許多與經典教義相違背問題。

「赦跟符,本來就不是佛法的觀念,佛教是講慈悲、平等,怎麼可能會有我赦你罪的用詞?」法鼓山水陸法會的召集人果慨法師直指水陸儀軌中「發符」、「告赦」的問題,另外像最後一天的圓滿送聖,其中燒法船也似乎不像是佛教儀軌,反而與台灣中南部的沿海一帶王船習俗很相似。

水陸的佛道之爭

一直以來,水陸法會在佛道上的爭論就不曾斷過,以燒法船來說,有些學者認為根本就是道教儀式。對此,專研梵唄的佛教學者賴信川反而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以《大智度論》卷二記載:「法船欲破,法城欲頹,法海欲竭,法幢欲倒,法燈欲滅,說法人欲去,行道人漸少,惡人力轉盛,當以大慈,建立佛法。」認為在佛陀的時代,佛教即有「法船」概念。而在天台智者大師在《淨土十疑論》中,也有「於生死中,為大船師,載以法船,令趨彼岸,晝夜度生,無有休息。然而彌陀之岸,本無彼此,釋迦之船,實非往來。」的記載,明白指出佛陀即是「法船」,能「為大船師,載以法船,令趨彼岸」,「法船」用於「送聖」儀式,有其非常意義。

凡此都有待考究,水陸法會經過一千五百年發展,佛教與其他宗派趨向融合的現象日趨明顯,所以要說是道教影響佛教,還是佛教影響道教,已經很難分別,誠如中央研究院文哲所研究員李豐楙,在去年11月12日法鼓佛教研修學院舉辦的「佛學研究與佛教修行學術研討會」上所說:「我們信仰宗教是信仰符合現代的普世經驗跟智慧,而不是斤斤計較誰抄誰。」宗教是古人智慧跟經驗的累積,根據不同客觀背景,而演變不同的傳遞方式,並非一成不變。李豐楙強調水陸法會是進入中國,佛教的再創造,是原汁原味的漢傳文化,如果要去做調整,要因應時代去做改變才有意義。

李豐楙的一番話點明水陸法會的問題不該只限於佛道之間,也在於其是否合乎現代人的需要。今日大眾如欲尋求宗教的慰藉,以佛教而言,一年十二個月裡就有新春普佛法會、浴佛法會、佛七、禪七....等,在這麼多法會及修行活動外,為何還要舉辦水陸法會?而水陸法會能為現代人帶來什麼樣的利益?都足以讓外界充滿好奇。

不只是外界,去年12月法鼓山舉辦「大悲心水陸法會」,在籌畫之前,來自內部的質疑也不少。有鑑於此,籌備小組花了兩個月,前往法鼓山各地的分院、辦事處,舉辦六十幾場說明會,向信眾傳達法會的用意與特色:法會將取消燒紙馬、紙人、燒種種牌位等傳統水陸一些不合時宜的作法,讓法會回歸經典,合乎現代人的環境背景與知識發展,是具有開創性,帶動教界改革的水陸法會。

為了讓水陸法會能夠切入現代輪齒中,並堅持以佛法的核心本質,真正利益現代大眾。法鼓山與國立故宮研究院、台北藝術大學以及青鳥新媒體藝術,透過傳統藝術與現代科技的結合,讓水陸法會超脫一般寺廟法會的格局,而是與呈現藝術、科技、人文、環保等多元面向的文化活動。

另外,從近代一代禪師—虛雲老和尚修水陸的歷史來看,老和尚從1918年,受雲南都督唐繼堯之邀,前往昆明舉辦水陸法會開始,就與水陸有很深的淵源。老和尚分別在昆明、香港、廣州、上海等地舉辦法會,從民國初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期間,由於時局動盪不安,幾此法會都以追薦亡者、護國息災、世界和平為目的,屢次舉辦感應不斷。

「人在亂世,對安全的渴望更迫切,我們老覺得今天的社會、政治那麼亂,似乎更有需要藉由水陸法會來調劑。」賴信川並不認為到了二十一世紀,參加水陸法會就不合時宜。水陸法會可以促進祥和,國泰平安,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在去年大悲心水陸法會上的開示更為水陸提出新的面向:「人心亂,鬼神也亂,鬼神不安,就有災難。只要我們能在水陸法會上共同聆聽佛法,發願說好話,做好事,人心安定了,三界眾生也就會平安。」

自度與普度

作為一普度法門,水陸法會其教化對象涵蓋法界一切眾生,但人也是六凡的一環,在法會中本該學習超脫世俗,離絕塵勞的自我修行。水陸懺儀自南宋志磐大師依據前人懺儀加以改制,就多採入天台懺法,一本智者大師制懺目的,希望藉助佛教信仰,通過禮敬、讚歎、懺悔以安定妄心,然後經由誦經、禪坐活動,正觀中道實相,如此週而復始修行,最終達成證悟。只是一般只注重水陸為餓鬼施食的普度面向,反忽略水陸集懺法之大成,具有省視自我,熏習教育的自度精神。

參加水陸法會能為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眾生帶來平安和希望,但所獲得利益最多的應該還是參加者本身,讓自己找到生命的智慧和勇氣。去年法鼓山舉辦水陸法會,就是提供現代人一個更莊嚴、更環保的共修場域。而法會最核心的價值就是開啟眾生的大悲心,透過自性慈悲讓眾生離苦得樂。法鼓山提出不燒化的原則,雖是從環保出發,但當把照顧空氣,視為照顧一切眾生賴以為生的生機,就是落實水陸法會大悲精神的實踐。

水陸法會本質仍是佛教的法會,參加水陸就是熏習、認識佛法的修行聚會,當法會回到「修行佛法」的核心功課時,也就是迎請諸佛菩薩蒞臨壇場,來教育自己成佛的修行之道,同時也迎請十方法界眾生蒞臨,來教育成佛的慈悲喜捨。所以參加一場水陸法會,就如同佛在世的時代一樣,參加佛教法義的宣說大會。本著慈悲心體驗佛法,這才是參與水陸法會真正的發心所在。

1 2 3 4 5 6 7 >